一个大马寓言,再评《ONE FUTURE》







陈翠梅的一个大马寓言《ONE FUTURE


再评短片《ONE FUTURE》

 

 

 

 

陈翠梅的15malaysia短片《一个未来ONE  FUTURE》虚构一个马来西亚未来,勾勒出表面美好实则荒谬的生活环境,维系着现实又游离于现实之外的寓言式时空,影射专制权威式的管理所带来对人民的影响与危害。

 

 

 

 

 

 

导演陈翠梅邀请蔡添强担任片中主角就暗藏某种指涉目的。讽刺性的题材纳入反讽的手段能使作品增添多层的意义,蔡添强从早期的人权份子到今天的在野党政治人物,历经过无数次为反对专制和漠视人权的政权勇敢的站在人群前方发言而遭逮捕。这样一个真实背景的人物担任本片主角,显示出导演欲在片中巧妙加入符号式的多义性指涉与反讽的意味。

 

 

 

 

 

 

 

 

 

 

 

但本片的蔡添强与《meter》中的凯里或《the tree》中的聂阿丝不同之处是前者在短片中更多的是借用符号,附属于导演的表达意图,削弱个人的政治身份,赋予全新的政治符号。后两者(另外还有廖中莱)在短片中者明显有着“宣传自我”的性质或意图为自己做某程度的形象漂白,避免不了隐性有意无意的政治议程。

 

 

 

 

 

 片名《一个未来ONE FUTURE》对国家的寓言也让人不禁思索今年国阵政府国庆日主题“一个马来西亚”两者之间的关联。15Malaysia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似乎暗示着15个马来西亚或更多更多,与“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相比,前者反而更具多元化与种族熔炉的意义。“一个”字眼也许可以解读为共同不分彼此,但同时又可解读为单元化、统一。我们渴望的是“一个未来”的大马,还是“多个不同”的大马呢?

 

 

 

 

 

陈翠梅导演自04年短片《Tanjung Malim有棵树》就以弥漫本土氛围惆怅诗意的青春小品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接着06年首部长片《爱情征服一切》更是以丝丝悲凉、暧昧复杂与半记录式写实手法述说了一段独特微妙的爱情故事。这部曾在第11届韩国釜山电影节上获得“新浪潮”和“国际影评人大奖”两大奖项的电影也是本人至今其中最喜爱的本土电影之一。希望陈导继续以她独特的影像气质,为本土电影呈献更多属于这个国家情怀的作品。

 

 

 

 

 

 

 

 

 


以插图本式的定格影像片段组成、暗讽式语调旁白、



时而轻巧时而诡异的背景音效,使得整个过程有如一位长辈翻开



一本插图本为孩子述说着一段寓言故事。独特的创意和巧妙的叙事手法把



一个虚构的乌托邦未来空间安置在一个仿童话式的格局,



即能轻松幽默的达致暗讽的目的,又不失严肃的反思性。



而黑白色调的画面也使得一个压抑失语的生存空间更具备强而有力的寓言性。











导演陈翠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