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法、俄、中四好片

《游客. Turist》剧照

瑞典电影《游客》以一次“雪崩”的偶发事件,抖出一个家庭男女夫妻的潜在矛盾,更延伸至对现实生活的逼问。当丈夫面对突如其来的雪崩,下意识自己逃生的行为,电影就开始拆解这位家庭经济支柱底下的道德责任,更渗透到夫妻长期相处的矛盾,一层层“挖与划”出男女婚姻维持家庭的潜道德与潜规则。潜规则就是依旧隐藏在当代社会中,男性父权面对女性主义的尷尬處境。妻子事后多次在与朋友聚餐时刻意重述当天发生的事故,当面质问丈夫,在众人面前丈夫则多次辩解当时的下意识行为。多次的辩解渐渐不再受用,而女性的潜道德在片中则延伸出对欲望的压抑,对丈夫软弱的厌倦,对自由的渴望。所以她不断询问新认识的一位自由主义女性朋友看待伴侣和各种性关系的生活方式。

后来夫妻关系设计得非常暧昧,最后不但没有分手,家庭得以维持,更一家四口再次上山滑雪,还发生了一段小事故,父亲更替母亲解围,但事故一切都发生在白茫茫的雪山,两位孩子和观众只凭声音和看着父亲抱着母亲从远处走来,仿佛是一次英雄救美。到底是夫妻刻意安排给小孩看,让他们释怀,或真的是一次偶发事件?开放式的处理,恰恰表达维持一个家庭与生活的暧昧又荒谬之处。而编导鲁本Ruben Östlund后座力惊人,结尾再用众人坐着下山的巴士,因司机难以在狭窄的转角处摆动车尾,导致驾驶困难和车辆不时抖动。妻子感到受惊,要求司机停下和开门。这次轮到妻子下意识竟径自下车,不理孩子与丈夫,然而丈夫却一言不发下车后也没有责怪她。当众人走路下山时,画面留下的疑惑就留待观众的联想与思考了。

法国导演欧容 (François Ozon)新片《新女友》,再次展现酷儿本色。相较欧容年轻时的《挑逗性谋杀》《失魂家族》《沙之下》《游泳池》《看海》等等,今天的欧容虽然不比当年的惊世骇俗,但那份不断向社会撩拨跨性别的性课题,大胆挑战各种性欲、潜意识的敏锐才气,依然不变。《新女友》各方面都很诱人,无论是带有古典气质诗情画意的光影画面,还是毫无掩饰的性爱场面,或悬疑又幽默的文学味,和艺术时尚的演员风范(尤其Romain Duris的女人装扮,又一代表作了),这种多元性,无疑又是法国电影迷人之处。

俄罗斯导演安德烈•萨金塞夫第四部长片电影《利维坦》相较《回归》、《将爱放逐》和《伊莲娜》,冷暴力和极简式的画面美学似乎减弱了,但剧本依然充满野心。他的首部成名作《回归》,视角虽然是家庭和父子,但暗藏批判俄罗斯的父权与国家体制,美学风格更让人想起塔可夫斯基。《将爱放逐》和《伊莲娜》,也继续着相似的文本,以家庭崩塌的结构,连带出俄罗斯政治对个体与家庭的内化影响。《利维坦》也是这样的文本,只是这次的隐喻变得更雅俗了,比较外露明显,不像之前高明的隐晦。但这次剧本指涉性变得较多,从个人、政府部门、官员、国家体制、家庭、警察、宗教等等,环环相扣。尼古拉就像活在一只巨兽底下,而且还是一只政权与神权统合,难以撼动的历史巨兽。

有说《一步之遥》是烂片,装模作样,故弄玄虚,仅仅只是部视觉盛宴,故事一塌糊涂,结构乱七八糟,但我就看得挺有趣,尤其马走日和完颜奔驰在上海外滩直到奔上月亮的超现实片段开始,往后的情节我是越看越专注。故事不难懂,是叙述的手法不按章法,随时穿插姜文式的主观意识。不按牌理出牌的“文本”,套上超现实、戏弄式的画面,还有喋喋不休得甚至有点让人厌烦的对话,却更加的突显电影对“消费性”的内在辩证啊。这是一个嘲讽观众也嘲讽作者(电影人)自己的故事。但它植入的时代背景是民国初期,上海被各国占领(租界)的时代,角色与故事时而有分裂的身份,套进套出的调侃味,确实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其实,影像风格与画面美学,还是姜文的味道,只是故事的叙述手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片的编剧过多,确实章法怪异,但这样的章法会不会就是姜文固执(偏执)的尝试呢?电影最后在“红色风车”和众多“新郎新娘”见证下的马走日“冒死宣读”,那句“老佛爷”和开始时的“总统”,不就很玩味了吗?(另,电影多处戏仿欧美经典电影,走的是后现代的老路,可惜纯粹戏仿,反倒变得无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