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格片,二日片

《纸之月》剧照

最近看了两部格鲁吉亚导演的作品,George Ovashvili的《庄稼之岛》和Zaza Urushadze《金橘》。格鲁吉亚是前苏联解体后的独立小国。两部电影都以1992年因为阿布哈兹宣布独立,格鲁吉亚不接受也不承认,而与俄罗斯发生战争的故事背景。有趣的是,两部都采用以小喻大的象征手法,不直接呈现战争与苦难,而是通过艺术表现和创意的手法,表现历史、反思战争与民族等课题。《庄稼之岛》手法极简,甚至让人想起金基德早期的一些电影手法。全片极少对白,都是通过景物、人物行为等象征手法表达,爷孙两人在一个湖泊中央的小岛上建起小屋,进行庄稼,却因为地处两国边缘,暧昧异常,最终结局更出乎意料。《金橘》则以有趣的结构与视角,让故事发展至格鲁吉亚、俄罗斯和爱沙尼亚三个不同的老少民族聚集在一间屋子,还有"橘子",结局也同样让人意外。两部都各自精彩,而且结尾都发人深思,意义非凡。两部去年都在国际电影节有所斩获,让人更加留意格鲁吉亚这个只有4百多万人口,局势常年受到周边国家尤其俄罗斯影响而依然不稳定的小国,电影成就却不容小觑。

《纸之月》有两点吸引我去看,一:导演是吉田八大(前作《听说桐岛要退部》),二:主演是久违的宫泽理惠。据知《纸之月》有日剧在先,根据某小说改编,讲述90年代某银行职员为了满足内心激活的欲望,不惜诈骗多名顾客的投资巨款,最后东窗事发的故事。吉田八大的电影版也是往这样的故事线改编,然而意外的是,这并非仅仅一部银行丑闻或讲述人性贪恋的电影,反而有点颠覆的意味在内。梨花(宫泽理惠饰演)这角色在本片不是要给观众揭露一个人性贪婪的因果,反而是,自由的追问,以及生命的虚无。片尾梨花提到的“镜花水月”就是本片的“钥匙”,开启观众对本片理解的“门口”。就像前作《听说桐岛》一样,呈现角色的微妙明暗参半的内心变化,在平淡内潜藏惊人的“世界”,是吉田八大的长处。

三池崇史对喜欢日本暴力片的影迷来说,绝不陌生。多产的他去年改编漫画的新片《要听神明的话》拍起来没什么特色,让人失望。只不过他的多产已经到了影迷不计较他的作品时好时坏了,就如近两三年他也有《恶之教典》《爱与诚》《稻草之盾》这样的好片可看。《要听神明的话》宣传海报会让人以为有《恶之教典》的惊叹,却原来是一部漫画式的恶搞片,虽拍起来有漫画感,但本身的荒谬美学缺乏风格,怪鸡特点也不比自己的往作怪鸡,显得较一般的三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